反传销寻亲网

— 为广大求助者排忧解难!
手机:16251324444

被拐26年的女子终于回家了

发布时间:22-04-26 来源:打传新闻 点击:136 当前位置 : 首页>>打传新闻

 1952年出生于四川省大竹县曾庆容1991年,曾庆容赶集买棉花,和其他四位当地妇女一起,被卖棉花的人巧言哄骗,并经过数千里奔波来到乳山市。“我要买棉花做被子,卖棉花的人三十多岁,高个子,他告诉我可以去找更好的棉花,然后他就买了火车票带我们坐上了火车,走了好远的路,我晕车,还吃不下去饭……”这是曾庆容对自己被拐经历的全部记忆。

  曾庆容在家乡有过两段婚姻,前夫病逝后,她为了生计撇下她11岁的儿子周开树改嫁他乡,但第二任丈夫对她不好,动辄对她斥责和打骂。曾庆容曾想过就这样忍辱负重度过余生,却不想一念之差遭遇拐卖。

  曾庆容改嫁时,儿子周开树不愿跟随母亲改嫁,很快辍学在家,并独自讨生活。1991年,20岁的周开树外出打工前去见了一次母亲,1992年他春节返乡后,就再没见到过母亲的身影。思母心切的他,多年来利用打工间隙找遍了老家附近的城市和农村,期望还能和母亲团聚。

 

  50元被卖到乳山

 

  据曾庆容回忆,人贩子带她们一路辗转来到威海,一行人在文登分为两拨,曾庆容被带到了乳山市南黄镇南黄庄村第三任丈夫李然军家里。

  记者了解到,李然军当时30多岁,有四个哥哥,家境贫困,排行老五的他还未娶妻。村里有人把骗子和曾庆容带到了李然军家里,并说只要拿出400元钱,就可以娶曾庆容为妻。

  李然军的四哥李然山告诉记者,当时的曾庆容因为晕车水米不进,经过长途颠簸已经被折磨得几乎没有人形,身材矮小的她头发花白、脸色焦黄,李然军的父亲认为曾庆容根本活不下来,不同意儿子花钱买下做媳妇。李然军却发了慈悲,他想给曾庆容一个活命的机会,但因家里实在拿不出多少钱,经过和人贩子讨价还价,最后以50元的价格留下了曾庆容。“她进屋后,一头栽倒在炕上,好长时间都没能起来,肯定是受了很多罪。”李然山回忆道。

  虽然家里不富裕,但李然军真心对待曾庆容,把她当成自己的亲人一样,慢慢地曾庆容的精神好了起来,人也变胖了,李家也都从心底接受了这个外地媳妇。因为和李然军的感情非常好,曾庆容打消了回四川老家的念头。曾庆容没有上过学,钱都不认识,虽然心里牵挂老家的儿子,但根本不知道如何和儿子取得联系,只能经常在电视上看四川新闻来安慰自己,默默祝福儿子能过得更好。李然军的四嫂姜秋菊和曾庆容接触比较多,说曾庆容老实本分,与人为善,街坊邻居知道她日子过的不容易,平时谁家大人孩子有穿小穿旧的衣服,都会主动拿去送她。

  李然军2014年患上食道癌,一查出来已经是晚期,临终前他拉着曾庆容的手,希望她能独自好好地生活下去。曾庆容在被拐之前已经结扎没法生育,现在李然军离去,仅剩下她孑然一身,非常孤独,常常想起远在四川的儿子,独自默默流泪。

 

  儿子接到警方电话以为是诈骗

 

  记者了解到,26年里,曾庆容一直是“黑户”。因为没有户口,她无法申请低保、不能参加医保,也无法像其他村民一样享受本村村民应得的福利,李然山夫妻俩也是有心无力。

  去年底的一次走访中,南黄边防派出所民警王志刚了解到曾庆容的事情,得知她在四川大竹县老家还有一个儿子周开树,于是决定帮她寻亲,还原她的真实身份,了却她平生夙愿。王志刚通过公安网全国人口系统搜索曾庆容提供的县名镇名和亲人名字,并在当地派出所的配合下联系到了周开树。多年来寻找母亲未果,周开树已经意识到与母子相见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接到王志刚电话时,他惊讶得根本无法相信,最初他认为是接到了诈骗电话,先后两次挂断手机。但是王志刚锲而不舍,反复向周开树讲明自己是边防警察的身份。

  最初周开树不相信26年杳无音讯的母亲怎么会在数千里之外的山东乳山,但心中的犹疑终究抵不过对母亲的思念和祈盼。周开树向王志刚表达了找回母亲的意愿和决心,并在王志刚的帮助下和曾庆容通过手机微信进行视频聊天。

  11岁目送母亲改嫁他乡,周开树此后最多一年才能见到母亲一两次,他实在无法将视频中的老妇人和记忆中的母亲联系起来。曾庆容却在通过视频看到周开树第一眼,就抱着手机泣不成声:“他就是我的儿子……”

 

  儿子双膝跪地认母

 

  20171月8日早上,王志刚拨通周开树的电话,得知他已经在赶来乳山市的车上,于是着手安排母子相认事宜。

  在南黄庄村的家里,曾庆容像往常一样喂鸡、喂狗、收拾房间。炕上有一包行李,是她和周开树视频后就收拾好了的,她已经好几天无心茶饭,就等儿子前来接她回四川老家。

  已经26年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曾庆容表示想穿身新衣服迎接儿子,王志刚自己拿出500元钱,带曾庆容来到南黄镇的服装超市选购衣服。穿着新衣服的曾庆容掩饰不住眉宇的喜色,安静地坐在南黄边防派出所会客室,等待着儿子的出现。

  中午1点多,王志刚在乳山汽车站接到了周开树,在从汽车站赶回边防派出所的路上,周开树向大家讲述了他的家庭遭遇。他的母亲生过四个孩子,周开树是老四,他的一个哥哥和两个姐姐都是三四岁时不幸夭折,在周开树还是懵懂少年时,他的父亲也突发疾病离开人世。

  11岁时,他的母亲要从大竹县团坝镇远嫁到山区,周开树认为团坝镇靠近县城,不愿随母亲改嫁进山,周开树反复央求母亲不要改嫁,狠心折断了母亲手里的折伞,并追出了母亲5里地,他曾经认为母亲太狠心。说到此处,46岁的汉子忍不住热泪盈眶。爷爷奶奶早已离世,周开树是靠家中仅存的三千斤稻米和一亩稻田,糊口度日,长大成人。

  因为家里太穷,他盖不起新房不能娶妻,至今周开树还是单身一人,常年外出打工度日。后来他知道母亲在第二任丈夫那里过得并不好,母亲每隔几个月也会下山看看儿子,随着慢慢长大,周开树渐渐读懂了母爱,也时刻牵挂着母亲,母亲失踪后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和曾庆容视频后,他还把曾庆容的照片发给老家的亲戚朋友们看,大家都说很像他的母亲,于是当再次接到边防民警的电话时,他直接从打工的汕头市辗转赶来。

  周开树出现在南黄边防派出所会客室门口,曾庆容很快站了起来,两个人竟像陌生人一样礼节握手、彼此上下打量。一起落座后,周开树询问曾庆容家乡地址、亲朋名字,曾庆容都毫不犹豫地一一答出,周开树立即表示:曾庆容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他在曾庆容面前双膝跪下,表达自己迟来的歉意,曾庆容紧紧抱住儿子,母子俩泪如雨下……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徐老师

16251324444

孙老师

13712257511

徐老师微信